同有三和中医
默默用心,传递爱与健康。
扫码关注微信

三和书院

基金会公益培训项目


同有三和中医

同有三和中医

南宁医馆:云景路10号

春晖花园B区二楼商铺

电话:0771-5775970


weixin.jpg

北京福泰中医馆

朝阳区广顺北大街33号

福泰中心二层201室

电话:010-6477 9109

132 6005 1138


上海金海医馆

浦东新区金海路1000号

金领之都27栋2楼A区

电话:176 1212 6600


深圳泰然医馆

福田区沙头街道泰然八路

水松大厦5楼

电话:0755-2388 4062


历经百年的钦安卢氏医学


原文发表于《中国中医药报——中医文化》2013年12月16日第008版 作者:广西中医药大学 刘力红教授


钦安卢氏医学系由郑钦安创立,经卢氏三代完善并传承的医学体系,当今医界称其为扶阳学派。

郑钦安,名寿全,生于嘉庆九年(1804),卒于光绪二十七年(1901),享年 97岁。他是四川邛崃县人(祖籍安徽),幼即勤读经史,于嘉庆末年中秀才,因慕刘沅学问,乃弃举(子)业而从师。刘沅 ,字止唐,号川西夫子,时称三通教主,于儒释道医皆有所精。郑钦安投其门下,虽于诸般学问都获教授,然于《内经》、《周易》、《伤寒》之学受教最深。他沉潜于斯数十载,遂明得人身阴阳合一之道,仲景立方垂法之美。乃知仲景之六经还是一经,人身之五气还是一气,三焦还是一焦,天地之阴阳分之虽有亿万,合之不过一阴阳,而此一阴阳于钦安眼中又复归于一。这正应了古语所云:万法归一,一归何处?这一所归之处,正是钦安全部学问的落脚点,亦是人身性命的所谓“立极”处!此一立极处便是在那“坎中一阳”,用他的话说,这便是“人立命之根”。

钦安一生的学问集中表现在他的医学三书,按刊行次第分别为:《医理真传》、《医法圆通》、《伤寒恒论》。通观钦安三书,“坎中一阳”这一“人立命之根”的护持、长养、开花结果的系统工程上,钦祖显然留出了巨大的空间。此一空间是为钦祖的传人卢铸之所留,这既显示了祖师的智慧,亦为历史的重托。


卢铸之 1876-1963,名禹臣,晚号金寿老人,世谓卢火神。铸之出生中医世家,早年即随姑祖父颜龙臣习医,颜氏亦为止唐弟子,经学有年,复由颜师送至钦安处,跟随钦师习医 11年,尽得所传。钦师殁后,复从颜师游,又数年,颜师亦渺。乃遵师训,游历四方,足迹遍及20余省。经此 3年行脚,乃将颜师钦祖所授打成一片,慨然提出:“人生立命在于以火立极,治病立法,在于以火消阴,病在阳者,扶阳抑阴,病在阴者,用阳化阴。”以笔者愚见,钦祖将人身立命之根安立于坎中一阳,乃为开宗,而铸之此论一出,则卓然立派尔。铸之著述颇丰,并于光绪末年起于成都创办“卢氏扶阳医馆”及“扶阳讲坛”。业医70余载,贡献可谓丰伟。


卢永定( 1901-1986,亦称卢火神,字云龙,乃铸之长子。幼承庭训,随父习医,尽得钦安卢氏所传。一生勤于临证,尤善脉法,断人生死,毫厘不差。 70余年临床生涯,活人无数,世尊“医林圣手”。其于钦安卢氏医学(扶阳学派)之承前启后实至关重要。


卢崇汉(第三代卢火神)1947年生于成都,卢崇汉自小即于祖父身边熏习听教,随侍临证,并于 1959年(12岁时)磕头拜师,正式成为钦安卢氏医学的嫡传弟子。祖孙相授,尚须拜师,足见卢氏对此一法脉传承的恭敬与尊贵!由于童子习医,卢崇汉 16岁(1963年)即能独立应诊,同年祖父辞世,他又继从伯父永定师父习医,年 19即有医名。为拓展视野,1973-1977年奉伯父命,前往南京就读江苏新医学院(南京医学院与南京中医学院文革期间合并为“江苏省新医学院”),主学西医。故卢崇汉不唯钦安卢氏医学法脉传人,于现代西医亦有攻研。此为其祖父辈所不谛。

卢崇汉秉承家学,参合西意,领受自然异于前辈,加之 50年之临证修习,其于钦安卢氏医学已臻行解相应,理事圆融之化境。《汤之盘铭》曰:“苟日新,又日新,日日新。”他所处时代异于祖父二辈,其既感受到中医于这个时代的窘困与尴尬,又不时为所持法脉之深邃、简洁和美所撼动。郑卢医学要不要走出去?扶阳法脉要不要在这个时代有所作为?

因缘际会,20059月,卢崇汉走出蜀中,南下两广,应邀于广西中医学院、广州中医药大学开坛讲学,明确提出扶阳理念,使流布于民间的火神称谓上升为学术概念,最终导致了扶阳学派的形成。2006年元月,他突破门规,收授异姓,余有幸成为开山弟子。20067月,《扶阳讲记》刊行问世。 200712月创办首届扶阳论坛,使得祖辈于上世纪初创立的扶阳讲坛走向全国。首届扶阳论坛获得空前影响,得到中华中医药学会的高度认同,从二届开始论坛转由中华中医药学会主办,卢师担任论坛主席。2011年随着扶阳论坛影响的日益扩大,论坛升格为国际扶阳论坛。2012年,论坛认祖归宗,第五届扶阳论坛暨第二届国际扶阳论坛回到它的发源地成都召开。为了迎接这次盛会,由上海图书馆及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推出了《卢火神扶阳医学文献菁华集成》。

诚如卢崇汉于《卢火神扶阳医学文献菁华集成》前言所云:“1908年,第一代‘卢火神’卢铸之为绍隆所学,以承师志,特在成都建‘扶阳讲坛’,亲自主讲《周易》《内经》《伤寒》及郑氏三书。自此以降,至今已 100余年。而由此往前追溯,经郑钦安上达刘止唐亦 100余年。在这前后 200余年的历史传承中,‘火神’之扶阳思想传承与发展的脉络清晰可见。”今天卢师亦为“绍隆所学,以承师志”,将凝聚祖孙三代心血的《卢火神扶阳医学文献菁华集成》重新整编,陆续付梓,以为扶阳学派的尊贵法典。从中我们既可以饱览姜桂附的神奇妙用,又能细细品受人生立命何以以火立极,治病立法何以以火消阴,更能窥见万法归一,一演万象之体系。读之、思之,思之、读之,每每情不自禁,每每拍案叫绝,每每泪流双颊。正如卢铸之于《卢火神扶阳医学文献菁华集成》总序指出:“医必先明理路而后可言方药,临证之际望色观神,闻声问情,以至切脉,实本诸理而考之法,以立确切不易之方,期尽轩、岐、扁鹊、仲景之能事,此非可空作漫语以欺人也。”短短数语,既为医之起处,亦为医之结处,此尤为现代中医学人所应奉为圭臬。

我们今天感到学习中医困难,乃是因为中医的基本理路未明;我们今天感到中医路难行,乃是因为中医的理路未通。卢门之用附子可谓前无古人后鲜来者,附子之所以能于卢氏手中生此万用,乃因卢氏彻见了附子的理路,故能“有理走遍天下”。

笔者以为,这套《卢火神扶阳医学文献菁华集成》不但是关心扶阳法脉的学人值得认真学习研究,中医界亦应引起高度重视。因为从每一味药物的阐述,每一例个案的演示,都隐约可见万法归一之理,这个一(理)便是中医的整体观;同时又能从一为起处,指示万用,这便是中医的辨证施治。而这正是中医的“真象”所在,我们若能透过此,使中医的“真象大白”,岂不快哉!此亦为卢崇汉之所愿也。


文章分类: 学术研究